晉城原創音樂聯盟

            《在場》2017·春|洪燭:西王母的瑤池

            魅力格爾木2021-09-27 12:57:09

            作者簡介

            洪燭,江蘇南京市人。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中國文聯出版社詩歌分社總監。著有詩集《藍色的初戀》《南方音樂》;長篇小說《兩棲人》;散文集《我的靈魂穿著草鞋》《浪漫的騎士》;評論集《眉批大師》《與智者同行》;歷史文化專著《北京的夢影星塵》等三十余部,有作品翻譯成日、英文版。曾獲冰心散文獎、徐志摩詩歌獎、老舍文學獎等獎項。現居北京。



            西王母的瑤池


            洪燭





            燕子來時新社


            梨花落后清明


            池上碧苔三四點


            葉底黃鸝一兩聲



            日長飛絮輕


            巧笑東鄰女伴


            采桑徑里逢迎


            疑怪昨宵春夢好



            元是今朝斗草贏


            笑從雙臉生







            ? ? ??

            我去新疆天山、吉林長白山,以及許多地方,見過形形色色的天池。最感到震撼的,還是青海昆侖山的。天池,其實就是山頂的湖泊,遠離塵世,人跡罕至,高處不勝寒,仿佛仙境。唯獨青海昆侖山的天池是有主人的,而且是一位女主人。她大名鼎鼎,堪稱史前神話中的女明星、女強人:西王母。跟她相比,后來的武則天啊,楊貴妃啊,慈禧太后啊什么的,都算小巫見大巫。因為這位虛擬的女主人,昆侖山的天池還另有一個浪漫的名字:瑤池。即使你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誰,聽到這個名稱,你也大致能猜測出其性別。昆侖山的天池是女性化的,是屬于女人的。更確切地說,是屬于女神的,屬于女神級的女人。


            西王母的瑤池,可能是酒池,釀造著玉液瓊漿。每年農歷三月初三、六月初六、八月初八,西王母在水邊的平臺設蟠桃盛會,各路神仙從四面八方來向創世祖先西王母賀壽,怎么可能少了美酒呢?還有什么比美酒更能助興嗎?當年混進來偷吃蟠桃的美猴王,被灌得酩酊大醉,誤把異鄉當故鄉,誤把昆侖山當成花果山。


            《博物志》稱:瑤池有桃樹,“三千年一生實”。此刻,我正在瑤池,沒看見桃樹,卻看見水邊果然有一座平臺。那不就是瑤臺嗎?西王母的會客廳。


            西王母的瑤池即使沒有酒精含量,只是水池,那也不是白開水,而是昆侖優質的礦泉水。我掬起一捧喝過,雙手的水跡干了,還是感到滑膩。終于明白《長恨歌》描寫楊貴妃的華清池,為什么說“溫泉水滑洗凝脂”。不遠處的納赤臺,進入昆侖山的第一站,還有一眼最大的不凍泉,曾經讓饑渴趕路的文成公主熱淚盈眶。



            西王母的瑤池,也可能是游泳池。夜幕四合,這個寂寞的女人就會在月光下裸泳、洗浴。楊貴妃泡華清池,是為了做給唐明皇看的。西王母裸泳的身影,也只有月亮看見過。


            幸好,西王母后來還是遇見了愛情。那是三千多年前的一場艷遇。來自中原的西周天子周穆王,乘坐八匹千里馬拉著的車輛,到昆侖山來會見西域著名的女王,兩人一見鐘情。春秋戰國時典籍《列子?周穆王》記載:“遂賓于西王母,觴于瑤池之上。西王母為王謠,王和之,其辭哀焉。乃觀日之所入。一日行萬里……”


            司馬遷似乎也認定周穆王與西王母的會晤實有其事,而非傳說,特意在《史記?周本紀》里記了下來,時間、地點、人物都很清楚:“穆王十七年,西巡狩,見西王母。”有東晉學者注釋:“西王母者,西方一國君也。”


            周穆王率領衛隊來昆侖山,進行的是“外事訪問”。也許還有商隊相隨,促進邊貿。西王母也以最隆重的外交禮節迎接從東方遠道而來的貴客,把周圍各部落的酋長都邀來作陪,在瑤臺擺開宴席,夜光杯斟滿特產奶酒和葡萄酒。瑤池如鏡,投下了兩位首領舉杯相慶的身影。相見歡啊。周穆王暗自贊嘆:西王母的美貌果然名不虛傳,難怪那么多英雄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西王母也有一份驚喜:想不到鄰邦的君主如此英俊瀟灑。


            當一盤盤蟠桃作為飯后果品端出來,周穆王才知曉:此日恰逢西王母生日。真是個好日子啊。有緣千里來相會。



            幸好有備而來,周穆王讓隨行人員從自己的車駕上取來一箱絲綢衣物和珍珠瑪瑙,送給西王母,既作為見面禮,又是生日禮物。西王母一高興,親自走下舞池,在樂隊的伴奏下跳了一曲迎賓舞。這是她過得最開心的一次生日。


            周穆王與西王母在瑤池度過的美好時光,真是“天上一日,人間一年”。周穆王簡直分不清是來到了仙境,還是留連于夢境,差點忘了自己的身份。


            不久,有信使騎乘快馬來催促周穆王東歸回國,說京城有一系列重要活動需要周穆王拍板,國家不可一日無君。周穆王只得向西王母告別。


            西王母又在瑤池舉行了送別的盛宴。席間舉杯相敬,用歌聲訴說對離別的感傷以及對重逢的期待:“白云在天,山陵自出。道里悠遠,山川間之。將子無死,尚能復來。”


            周穆王也舉酒回敬,即席唱和:“予歸東土,和洽諸夏。萬民平均,吾顧見汝。比及三年,將復而野。”


            西王母聽后唱道:“徂彼西土,爰居其野。虎豹為群,于鵲與處。嘉命不遷,我惟帝女。彼何世民,又將去子。吹笙鼓簧,中心翱翔。世民之子,唯天之望。”


            彼此還有許多要說的話,找不到言辭來表達,都用脈脈含情的眼神來傳遞了。


            以三年為期相約后,周穆王為了紀念,還在瑤池邊親手栽下一棵槐樹,立了一塊石碑,上刻“西王母之山”五個大字。這在《穆天子傳》里有記載:“天子遂驅升于弇山,乃紀丌跡于弇山之石而樹之槐。眉曰西王母之山。”他是想讓這棵樹代替自己,陪伴西王母度過離別后難熬的時光。


            走出昆侖山口,周穆王回了一下頭,依稀看見那個女人還在樹下站著。



            不知因為公務難以脫身,還是別的什么原因,三年期滿,周穆王并沒有能夠再次西行,與西王母重續前緣。只有那幾首依依惜別時對唱的情歌,在草原與阡陌之間流行。


            許多被這昆侖情歌感動過的詩人,都很關心周穆王與西王母那只進行到一半就沒有下文的情史。譬如唐代老是寫《無題》朦朧詩的李商隱,也對此事刨根問底:“瑤池阿母綺窗開,黃竹歌聲動地哀。八駿日行三萬里,穆王何事不重來。”應該用問號。這個問號可有點沉重啊。


            周穆王食言了。失約了。他是一個優秀的國王,卻不見得是稱職的情郎。他辜負了西王母的等待。可西王母畢竟不是一般的小女人,其胸懷也像昆侖山的天池一樣開闊,包容得下人間的所有悲歡離合。她守望了一個又一個三年,卻毫無怨言。


            西王母在戰國時期就是名人,并成為長生不死的符號,《莊子?大宗師》為之作證:“西王母得之,坐乎少廣,莫知其始,莫知其終。”長生不死藥,是西王母的專利產品。嫦娥就是偷服了西王母送給后羿的這種靈丹妙藥,而飄飄欲仙奔月的。能研制長生不老藥的西王母,自己必然永葆青春。她的等待,也比一般人漫長得多。甚至可能是無限的。


            《穆天子傳》記載王母曾為周天子謠曰“將子無死”,其實是通過唱歌祝福周穆王永遠健康:只要生命不息,就能后會有期。周穆王果然是長壽的帝王,50歲登基,占據帝位達五十多年,也就是說活到了一百多歲。他與西王母相見時,己做了17年皇帝,分手后又干了三四十年。我覺得西王母應該給過他靈丹妙藥,可他為什么未能做到真的長生不死?莫非是他的食言與失信,折了自己的壽?



            西王母比周穆王活得長久。她見過好多朝代的中原帝王。甚至到了漢代,漢武帝還老是向她討要仙藥。西王母推卻不過,最終給他幾顆蟠桃來代替,總算打發掉了他的奢望。《漢武帝內傳》載:“七月初七,王母降,自設天廚,以玉盤盛仙桃七顆,像鵝卵般大,圓形色青,王母贈帝四顆,自食三顆,帝食后留核準備種植,王母說這種桃三千年才能結果,中土地薄,無法種植。”


            我沿著周穆王西行的路線,來到昆侖山,來到西王母昔日的領地。向導問我最想看什么,我說還用問嗎?肯定是瑤池。必須是瑤池。作為一個男人,我為周穆王的失約感到有點慚愧,不管他有多么高尚的理由。作為從周穆王故鄉來的人,我想替他還這份情。怎么還呢?為那個重情重義的偉大女人寫一首贊美詩吧。哪怕僅僅是為了對得起她那三年的等待。


            如此寬容、如此善解人意的女人,也許辜負了也不要緊,她不會為別人的辜負而生氣,她只是守望著自己的守望,相信著自己的相信,內心所有的失落和惆悵,都認定為與任何人無關。可越是這樣不計較得失、不記恨辜負的女人,越是不應該辜負啊。


            西王母,我替周穆王看你來了。跋山涉水,我只是為了替他說一聲:對不起。


            或者,你就把我當成他吧。請原諒我的遲到。遲到,也比失約要好啊


            《在場》2017·春/在場地圖·柴達木卷


            欄目主持人:甘建華

            地處青藏高原上的柴達木盆地,距今2.3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即有人類活動。始于1954年的柴達木大開發,著名散文家李若冰以一部《柴達木手記》,最早歌詠了祖國的聚寶盆,為柴達木文學樹起了一座豐碑。六十多年來,除了曾在此工作、生活、成長的作家、詩人,還有大批文化名流紛至沓來采風創作,文星閃閃交互輝映大盆地。

            本期推出四位作家描繪柴達木的作品,都是關于其文化地理的文學描寫,讓我們發現這個世人遺落的大美之地,因為他們的驚鴻一瞥而更令人神往。張承志《馬海寺興建記》,讓我們看到在無盡的盡頭,人們跳起摹仿鷹的飛翔的哈薩克舞,因為這鷹一樣的生存,人沒有懼怕苦難。鄢烈山《風沙吹不走的冷湖風流》,冷湖油田基地遺址較之那些世界著名古跡,使人產生的心靈震撼更為強烈,然而在心理上也更為親近,因為它曾是我等當代中國人生活的一部分。甘建華《南八仙傳說》,對一個地名的輯佚鉤沉,拂去了蒙在其頭上詩意和浪漫的輕紗,同樣實現了一種有效的文化覆蓋。洪燭《西王母的瑤池》,沿著周穆王西行的路線,為那個重情重義的偉大女人抒寫了一首贊美詩———哪怕僅僅是為了對得起她那三年的等待!

            與祖國西部的其他地方相比,柴達木散文創作因為熱心人的推動,眼光高遠,精神張揚,充滿了一種堅定的文化自信,這也是我們樂于推介它的理由。


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曉來輕酌 ?制作:劉珍 ?圖據網絡)





            在場管理團隊

            總 ? ?編:周聞道

            副總編:曉來輕酌

            在場編校:寧靜(組長、袁志英、錢昀、劉月新、劉小四、木子偏說、楊培錚、六六、劉愛國、李慕云、李世瓊

            在場朗誦:海之魂(組長)、郭萬梅、趙文、楊麗、花語、龍丹、吳海燕、章濤、萬軍、馮露西

            在場閱評:郭連瑩(組長)、潤雨、王茵芬、高影新、鳴謙、楚歌、林中蔓青、齊海艷

            在場制作:劉珍(組長)、相相、王金梅、宋小銘、四季芳、譚麗挪

            特約評論員:草原鳳凰

            投稿須知

            在場公眾平臺已經開通原創保護、留言和贊賞功能,無論長篇散文還是微散文,請勿一稿多投,已在其他的公眾號發過的,請勿投。所有來稿須經編輯審核或修改,一月之內未發表的稿件請自行處理。來稿請附上簡介和照片。

            在場微信平臺投稿郵箱:zczy0838@126.com

            在場微散文投票郵箱:zcwsw0838@163.com

            《在場》雜志投稿郵箱:zczy0838@163.com

            在場網站:http://www.zczysw.com/?

           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飞度网